Loading . . .
官场短篇:变味的“称呼”

官场短篇:变味的“称呼”

来源 | 我是基层干部

常山当局长时,局里有个叫萧仁的老科员爱喝衡水老白干酒,埋怨不受重用,老是白干活。自己给自己起绰号——“老白干(干活的干)”。

常局长力排众议,提拔萧仁当了副科长。时隔不久,局机关会餐。萧仁主动请缨,唱歌助兴。他深情地唱道:“唱支山歌给局长听,我把局长比父亲。父亲只给了我的身,局长关怀暖我心!”在欢呼声中,他拉住局长的手,又声泪俱下地唱起了刘和刚的《父亲》:“想想你的背影,我感受了坚韧。抚摸你的双手,我摸到了到了艰辛…… 虽然萧仁仅仅比常局长小五六岁,但是心甘情愿当干儿子。局长家的活儿全包,包括洗局长的裤衩和袜子。他得陇望蜀,迫不及待地要求当正科长和副局长。
因年龄所限,常局长退二线。以往每天必到家的萧仁,一连几天未登门。常局长担心生病,就拨了他的手机。语音回复:“此号码不存在。”屡拨不通,就借用邻居家的电话拨,竟然接通了。
萧仁感到十分惊讶,态度生硬地说:“老常啊,过去你我走得太近,影响很不好!以后咱们就是工作关系啦!没事儿别瞎打电话!”电话立即挂断。
常局长兄弟五人,他排行老五。长兄家的大孙子毕业后,选调到北京某部工作。作为重点培养对象,组织上安排他挂职地级市的副市长。从中学到大学的所有费用,全由五爷常局长担负。
昨天,常副市长来五爷家过春节,县领导们闻讯赶来拜访。
尾随县领导身后的萧仁,握住常局长的手不撒。还跟常副市长保持高度一致,搂着常局长的脖子叫“五爷”。
常局长鄙夷地说道:“萧仁呐,你对我的称呼怎么像川剧“变脸”,说变就变呀?唉,我咋感觉味道不对,有点反胃!”

Previous post 掀翻世界第3!世界杯再爆大冷门,法国女篮胜东道主迎来开门红
Next post 沪媒:申花中秋放假三天,队员带孩子去迪士尼&今年首陪孩子观影